ZHUZHU

翠思流泻

Adore:


昨天读了《昆曲六百年》。 

耳边一直播放的是不同年代的《牡丹亭 皂罗袍》——《游园惊梦》的高潮所在。唱词写得华美绚烂: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前奏开始就宛如优美的画卷,扬琴、笛箫种种乐器烘托,繁花似锦的花园中,百花盛开,莺歌燕舞,不禁让人感叹春天的勃勃生机和无限美丽;可惜,如此美景“都付与断井颓垣”,无人知晓,也无人观赏;

正如这无边的春色一样,杜丽娘正值青春却终日在闺阁落落寡欢,多少人生的欢乐被限制压抑,她反诘那些不肯走入她生命、欣赏她的美丽的人,她苦闷黯然的心情与艳丽的春光是多么得不协调! 
《皂罗袍》既是景语,也是情语。杜丽娘内心深处顾影自怜的哀愁在美好春光的感召下喷薄而出,唱尽缠绵与哀婉,反复地抒发内心的情怀。  
   

第一代名角是华文漪,这个名字太漂亮了,盛世华音、倾国倾城之感。

然后是张继青,世人皆知“张三梦”,皂罗袍甫一响起,真是说不出的娇媚声音,完全可以想象出舞台上拥有绝世容颜的杜丽娘,是怎样在春色如许的园林中伤春自怜!

接下来是单雯,几乎是我最喜欢的当代昆曲演员,容颜秀美不可方物,师从张继青,唱腔身段皆是完美无缺。 

那晚看江苏卫视的昆曲A角,介绍的是江苏省昆曲团的年轻演员们,攻闺门旦的罗晨雪粉面桃花,明眸胜水,“眼波才动被人猜”,举手投足流露出无限的柔美与风情,将昆曲的诗意与雅致表露无疑。

 

虽然现在的审美不比从前,我却一直以为,这世界所以和谐在于女子有女子的娇美,男子有男子的气魄,并不在中性之姿。

最风雅娇美的女性在哪里?只可能在昆曲舞台上,连国粹京剧也无法企及项背。 
 
   
雪小禅曾经专程到北京就为了看一出厅堂版的《牡丹亭》,我也很向往,就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那种潇洒与自由。 

即便不能,毕竟已经身处春天,“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春光无边的景色可以融入身旁的一株小草,融入一缕新发的柳条,融入家中鹦哥那嫩生生的羽毛,融进耳畔迤逦婉转的水磨调昆山腔…… 

原来,这一直都是个翠思流泻的世界啊。

(这是那年写的,如今再读《中国昆曲地图》,必定要写得更好了~)

评论

热度(4)

  1. 江尚寒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音飨
  2. ZHUZHU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