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雨天里的水上烟翠——读雪小禅的《不是我而是风》(1)

不系之舟:

“我望向窗外/窗外是你/我低头读书/你又从字里行间涌出/于是/我深深的吸一口气/却陷落在想你的一方温柔时空里”

雪小禅的这本《不是我而是风》,满本的爱和柔情,我的心绪也随着变成了空中被风扬起的粉红色花瓣,轻盈空灵,甜蜜忧伤。忍不住的想要写点什么,除了上面那几行有点蹩脚的句子。

她在一个人的黑夜里,邂逅莉达劳伦斯的《不是我,而是风》。她喜欢这个名字,说喜欢一件事情有时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话或一个关键词就够了。我好喜欢这样的简单。

她提到,劳伦斯的妻子曾经说,男人有两次生,一次是母亲生他,第二次是从他爱的女人那里得到再生。他终于找到自己,自己是一股只能让她感受到的风,吹到她的脸上,轻轻的,轻轻的。我想,女人也应该会从她爱的男子那里得到再生,多添了许多的柔情和坚强,疯狂和理智,甚至更多,更多的只有她自己爱着的男子可以读到。

如果,因了这样的一场风,从此无论日月迁徙再也不曾分开,那么,即使被吹得人逼出了眼泪也是甘心情愿的吧。

书里画了很多很多的爱情,细腻雅致,字里行间全是唯美风情。那些关于爱情的琐碎低语,有的来自历史,有的来自小说,还有戏曲,当然,这些都是生活。

有甜到发腻的热恋,真腻啊,一下子就唤起了我大学时候的惨痛记忆。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听着此起彼伏甜腻腻的声音,觉得生活真是残忍,每个晚上的宿舍时光就这样开始,又这样结束。以至于,我总是要去借特别悲情的小说来中和掉空气中弥漫的浓甜,不然,就会带着一身的鸡皮疙瘩久久不能投入梦的怀抱。可不是,年过七旬的梁实秋爱上韩菁菁,简直是老房子着了火,写的情诗和情书得穿上大衣读,让人发冷。更何况是青年?

也有太过用力的相恋,争吵,和好,又争吵,再和好。作为旁人的我从劝了别人自己还在生气,结果却看到当事人俨然又开始卿卿我我,但对此见怪不怪被人“苛责”冷血无情,到了后来,竟生出很多的害怕来。“被窒息的爱情总有喘息不过来的时候,爱情讲究的是山高远长吧?“”一遍遍的问,你爱我吗,你爱我多久,你会娶我吗?这样的没着没落,其实是爱情的无奈。“”如果被爱情毒死呢?太过用力的爱情大概如此——何海莹死了,先割腕再上吊,生怕自己死的慢,去追自己的师傅白云峰,只留下一个小纸条——请把我葬在他身旁“于是,雪小禅说,爱情是美丽的穿肠毒,不穿肠几次,怎知毒性如此?可是,我想,穿了肠还要不悔才好,要不然就会被自己分泌出的绝望杀死,还怎么享受剩下的大好时光。你都不知道剩下的时光里还有怎样的甜,还有怎样的苦?

”当你年轻的时候,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没有所谓的答案。“你看,王家卫总是有那么多破碎的理论,读来让人心悸。可是爱啊,哪里有什么答案?你以为自己被伤透了心,却还是一场春风来,自己也跟着开花了,又遇穿肠毒,哪般?“爱不过是拼了一生,拼却醉了又醉。”

“爱情是最不实用的东西。”尤其是暗恋。“迷恋是一条蛇,游进时间里,可以吞下很多。”而迷恋一个人,就要把自己也生生吞了去。你为了他痴,为了他癫,无缘无故的傻笑或者伤心,都是无用。你揣摩他的心思千百遍,还是没有告诉他的勇气。于是,心里想,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真是心酸啊,可还是想围着他晃,哪怕他看不见也没什么打紧。这样的相思泛滥,成了灾,其实是“孤绝的怀念”。那些自己给自己的纠缠,“如纤纤绕指柔”。“爱似裂帛,哗啦啦撕裂的声音只有自己听的到。自己的心碎,硬生生掉在地上,眼泪湿了一大片。”暗恋就是收藏的爱情,“霸占着记忆的阵地,从不稍离,只有在渐进稀疏的岁月里,守着一株老梅,说出自己的心事”。现实里,越来越多的人讲着,“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所谓日久生情,不过是权衡利弊”。可是,同样的衣裳,我就是觉得他穿着才俊朗。这就是中了毒。

而“受过伤的心,总会有痕迹。人的心,是脆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于是,一些人放弃了爱情的纠缠,选择独身,选择了更孤寂的生活,比如画家德加和蒙克。“生命在多数时候因为孤寂就具有更深的意味。”

当然,我更愿意相信有美好的相濡以沫的温暖的爱情,“是一场厚醉,经久不息,而那个人,是雨天里水上烟翠一样的雾,永远的美”。

 

评论

热度(5)

  1. ZHUZHU不系之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