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雪落无声

Myra-Lu:

好书,好比好的工作,好的情人,遇见了,才清楚有多好,却又不能一下说出。
木心在《哥伦比亚的倒影》里写他入山傍竹而居,逢雪夜,“……竹哨承雪而不动,村犬不吠。铜锣火铳不响;那是要到万不得已时才发作的。静极了,雪和虎爪一样着落无声……”
身心全全是被带入彼时彼处,坐在办公室僵化与浮躁的头颅像沐了青川融水,有醒来的感觉。

不知道是从哪个时间点算起,我觉得自己是睡着的,闭眼时也好,睁眼时也罢。
(看来还不至于落成僵尸,分辨出这事情只是感觉,我只是做个隐喻)
激动的,惊悚的,紧张的,兴奋的,淡然的,这些定语曾经是每日的主题,思绪和情绪像一场没有结局的喜剧,我因此很盼着每个明日的到来。
我该如何去讲那种满足,当它已离我很远。
这次,不用哗众取宠地追问原因——那时终日自由穿梭于城市、街道,在图书馆无忧无虑地天马行空;如今可是浸泡在温饱生计和柴米油盐的罐子里,光景迥异。
今朝见雪落,第一念头是坐车又困难了。
周末和老师游南湖,听他感慨,如今凡事怎么都提不起兴致了呢。

雪落无声。
然而我们都知道,那是我们没有听见,没有听懂,没有去听。对于生活而言,听雪,才是种能力啊。

评论

热度(4)

  1. ZHUZHUecholu 转载了此文字
  2. 半夏馨雨echol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