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无知者无畏

惊鸿一瞥:

 有一句经典的话,忘记是谁说的啦,大体是这样说的:干瘪的稻穗总是昂着无知的头颅,而当它籽粒饱满时,就会谦卑的低下头。确实是这样的,各色人物,生活中并不缺少……往往缄口不言的不是无知的人,而长篇大论的并不一定就有真才实干。但是有的人看上去道貌岸然,衣冠楚楚,但是一开口说话就暴露了自己那空无一物的本质,实为可悲……
不知大家有没有读过王朔的书,他的《无知者无畏》呢?以前在读书推荐上看到他的一本书叫《看上去很美》,一看封面上的他,看上去也不怎样嘛……就没兴趣读啦。近来比较闲,去阅览室看看书,无意间看到了者为王作家的《无知者无畏》,不算厚的一本,就读起来。前言是作者的简单介绍以及他的写作风格,主要作品,还有很多老牌作家、读者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

       多数读过王朔作品的人看来,这是个不讲情面的作家。“他就像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屠夫,不管解剖的是谁,拉过来就放在同一个案板上,手里所持的也是一把屠刀。”这是书中的原话。鲁迅、老舍、金庸、琼瑶……无一逃脱被宰的厄运。金庸首当其冲,在王作家看来金老笔下的人物不但精神容量几乎为零,一切行为简单的像是条件反射,最不能使他容忍得是为了个人恩怨得失而大开杀戒,却还非得为此加上一顶爱国主义的帽子,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用他的原话就是:“幸亏还有一部《水浒传》一百单八将可供他往自己笔下的人物贴标签……明明就是在扯蛋,还非得把蛋扯出一个大大原则,最恶心!”。不知金庸的书迷们看了有没有种想活扒了他的冲动,哈哈哈哈哈。人家金庸怎么招惹你了,你不喜欢武侠可以保持沉默嘛,毕竟是同行,胳膊扭不过大腿啊……但是他还蛮聪明,不拿别人当人的同时也不怎么把自己当人,他说这些之前总爱把自己垫在脚下,踩着自己说话,说完不忘补充一句:“我说的也未必是真理嘛,我是经常说错话的。”这样一来无论他的话又多过分,别人也不好说什么。这种人实则聪明,一来可以尽情发表自己的言论,二来也多半不必担心会招致祸患。但是凡事儿有个度,你要是做得太过火,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啦……使他惹祸上身的估计就是他对鲁迅,这位被他称为“愤怒的作家”的批判啦。鲁迅迷是绝不能饶了他的,从此王朔就有了一个“痞子作家”的雅号。

       说起创作灵感,他把作家形象的比喻成奶牛:“作家就一奶牛,奶水再足也架不住天天挤,没有一辈子都出奶的,都有被挤干的一天,不沉有奶的时候储备点儿奶粉钱,老了也只有清水冷猪头找个庙堂扮庄严相一路走好啦。”这就是他一贯的说话方式,看似调侃,实际上每一句话都捎带着一些不满,落得最后的凄惨下场是情理之中,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个有点个性的人,也挺有想法,但就是没用对地方。
他写的东西读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怨妇,抱怨这,抱怨那。除了用北京话玩个文字游戏,并没有多少值得深入思考的东西。像他这种既没有敬业态度,有没有足够的文字水平注定成不了一个好作家的。但是有一点值得表扬,他还是有点小聪明的,知道扬长避短,不具备的,不懂得索性站在反面,这就有话说啦:不是咱不懂,而是咱瞧不上,嘿嘿嘿……
         

评论

热度(7)

  1. ZHUZHU那狗 转载了此文字
  2. yuyongguang那狗 转载了此文字
  3. 小马哥那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