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终朝采绿:

关于三本书。

十多天前读的《为什么读书》,不是刚开始以为的那种无聊的吐槽,反而有很多动人之处。每篇都很短,所以阅读过程相当轻松随意,丹齐格吐槽功力相当深厚。一个顽皮的精英主义者。书中多有精妙之句,一一在摘抄本中记下。他对文学的尊重和对读书这一行为的洞见使读者心安,至少我这么觉得。

当人们在青年时代阅读大量的书籍时,我认为那是为了成为作家,而如果这个梦想没有实现,那位伟大的读者就会成为不显露于外的作家。随着光阴的流逝,他忘记了自己的作家梦,继续读书,如果他不感到辛酸的话,那么这样很美好。

只在这里抄送这一段。在认清自身的局限和明了阅读的无限美好之后,的确不会感到辛酸,而且我愿意这样下去。

再是李昂的《杀夫》。

以前读过某部文学史以后,听说这部小说是作者李昂从女性主义的角度写作的,就记下了。读过以后倒真的没有觉得。从林市的母亲说起吧,在流浪中为了食物委身于一个穿军服的男人,也就是说女人的身体可以交易。好的,如果将这看作是一种旧的意识,那么女儿林市后来的杀夫行为一定是一种对这种旧意识的反抗。但是我错了。在目睹了无数次林市被性虐狂丈夫杀猪君凌辱之后,我怀着无比的期待希望她赶紧报仇雪恨,为备受压迫的妇女扬眉吐气,终于,浑身伤痛的林市在月光下举起了屠刀,但是……这一切是在意识模糊的状况下完成的。心里没有计划就算了,可是非理性的状况之下,杀夫这一行为根本不足以称之为女性意识的觉醒,而且林市平日里还总是怀着一些对未来的希望。所以很怀疑在那个时代,这种小说的写作是一种冒险,所以李昂才以如此模糊的设定来体现所谓的女性意识。可是根本不算吧。但是也算是进步,因为总归还是杀掉了……

第三是其实还有几篇没有读的《重点所在》(不要脸

昨晚读了桑塔格写罗兰巴特的那篇文章以后,陷入了相当焦虑的地步,具体行为略过。再一次硬生生地让自己直面现实,即对文论的非真爱和能力的不足。她的谨慎、敏锐、眼界的开阔和知识的广博,让我只能仰望。


最后记一笔现状。

下午没带手机去图书馆,效果不错。开始钱理群的三十年了。但是效率太低,记笔记的速度慢,重点也太多。在看到林纾反对白话文针对蔡元培写反对文章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静安先生。难过极了。

其实如果真的上了西方文论方向,那么最基本的就是把那些知道必须读但是一直不想读的文艺复兴前著作读掉以及自学西哲。让我死一死吧。果然还是要回到最初啊,这样看来感觉太多的书都没有真正读透。

评论

热度(7)

  1. ZHUZHU薄衣行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纷飞薄衣行雪 转载了此文字
  3. QQ薄衣行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