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情绪大于思想,修辞大于内容

单脚踏自行车:

情绪大于思想,修辞大于内容。--读《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我喜欢在开始读一本书之前看看作者介绍。

“李承鹏,杂文著名,小说亦可,生于新疆,经历复杂,是中国著名的公共意见表达者。眼大,笔辣,用独特的视角,人文的情怀,幽默的语言风格描绘出转型时期中国的喜怒哀乐,有记史之功。守看其杂文,竟成当下公众阅读之习惯。”

这一段不知道是不是本人写的,但应该经过本人认可了,可以视作李承鹏对本人的一个自我评价。其杂文确实广为流传,尤其在微博人人等社交网络,但是否写得好并不能用转发量来证明,这只能说明杂文表达的“情绪”跟大多数人一致;他的杂文所表达的称不上意见,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种公共情绪;视角并不独特,甚至相当大众;语言风格并不幽默,甚至因过多的排比显得生硬;人文的情怀我不知道是什么,算他是有的;有无记史之功不好说,一来想看这段历史的不会专门找来这本书查阅,无人查阅便无功可言,二来这本书确实让我回忆了近几年发生的引起广泛关注的事件。

读其杂文有两个尴尬。其一你要知道很多事情才知道他在写什么,因为他会引用大量的事件并会对其中一些做隐晦处理;其二如果你碰巧知道很多事情会发现他很多引用并不合理,更多的是为了达到修辞上的效果,而非让内容更充实饱满。

李承鹏乐于用比喻,对比和排比的修辞手法,其中排比最为喜欢。这让我想起了高中老师教过的作文加分高招:用排比和引用名人名言。他的文章放在我高中甚至都不能是优秀的,因为无论写什么内容他的排比几乎就是那么几件事情的重复,而我老师喜欢新鲜的别人没用过的事件。排比的作用很明白,无非是强调和加强语势,这对于他文章表达情绪是相当有利的。释放情绪是最简单的,控制情绪才是难的。在事件频发的现在,释放情绪尤为简单,控制情绪,让自己理智的思考为什么,即便不能想想国家应该怎么做也要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做,这应该是更难却更应该的。

近几天也读了韩寒的《我所理解的生活》,相似点颇多就不多说。两相比较,李大眼更像个李大嘴,口无遮拦;韩寒情绪上倒理智的多。最起码,韩寒的书没有拿自己的脸做封面。

总评:5/10

评论

热度(5)

  1. aric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2. ZHUZHU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