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舌灿莲花;明夸暗讽

单脚踏自行车:

舌灿莲花;明夸暗讽。--读《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冯唐真贫,不管什么人物在他的小说里全都能说会道舌灿莲花,秋水和他那几哥们自不必说,就连让人感觉像秋天一样静好的朱裳姑娘也透着一股机灵,偶尔能说出一长串让人捧腹的话。

冯唐真损,这样一部小说里人物没有好坏之分,没有谁是为了衬托谁而存在的,所有人都是为了满足冯唐损人的愿望。损爸妈,损秋水,损哥们,损女人,损教导主任,损数学老师,损北京四中,几乎所有出现在小说里的人和物都被冯唐损了一遍,不,是一遍又一遍。更损的是,冯唐极为擅长明夸暗讽,你稍微一老实还以为他真的在夸谁谁谁呢。

冯唐在小说中对暴力,性和其他类似的展现出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其实,每个人的成长都不容易,我爸妈从来不知道我初中打架早恋还以为我一直是个听话懂事老老实实的好孩子。只有一次回家晚了,被怀疑是跟女孩出去玩了,我妈哭着问我是谁家臭不要脸的姑娘。从此,我再也没有被抓着过。冯唐的态度大概跟很多当事人的态度是一样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青春期这些事情应该是正常的,企图通过父母老师人为压制的办法避免暴力和性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实中以为耻反而过激了,正确看待就好,不过三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也就没事了。

这是一部完全不同的小说,片段式的回忆中没有明显的故事脉络,更多的是秋水在经这些回忆时的个人感受。也许,把以往的感受写下来,就是成长。

总评:8/10

评论

热度(10)

  1. ZHUZHU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