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我的情敌是社会(下)

Adore:


记得某某说过,文字贵在一个真字。

冯唐讲是弱弱的真。其实不然,读者才聪明,最会鉴别真诚的纯度。

不过,像林奕华这么真实写字的,倒震惊了我。


你知道真实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语气的自然流畅。

当一个作者,絮絮然自言自语,也就是他最真实的时候,也许他写给某个人看,也许也不知谁会看,甚至想象谁也不会看,那么他就无需任何虚饰,他写什么,就可以信什么。


我才觉得钦佩林奕华的工作量,他上来就一个“脑——与老的发音好不近似,它也会老呀。”

这封写给爱人的信中,很大篇幅提到一本杂志,《号外》及其创立人。

我因此好奇极了,虽然我已对港台杂志很熟悉了,但却没有好好看几本《号外》,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丘世文(顾西蒙)的文章我也想读,可惜实在不好找。


不知你是否注意到,现在人的思想常常会流露“无力,无自信”,根深蒂固犹如被植入血脉。而,那些理想变得克制。人们甚至忘了可以去要求,要求改善自身。

其实,也并非全无要求。只不过要求的对象变成了父母,对象,或者子女。偏偏遗漏了自身。

每个人心底都出现了一种愿望:不劳而获。“幻想”成了“现实”的标准。

在现实里,我们被这些渴望主宰得失去了辨认虚实的能力,同时忘记了这些幻想是怎样生产出来的——

正是由于习惯了电视、网络,不愿身体力行的人,坐着被喂饱了。

不愿意看清楚自己,自然无法看清楚生活。然后导致一个结果:逃避现实。

更有甚者,本来明明相爱,却因为已经普遍得成为社会观念的原因,而迷失,误会,愈错愈远,本来相互扶持,却因为某些观念,而让快乐幸福一点点变质、消失。


理想的关系只能来自自然成长的个性,没有压抑,没有被动,时刻以积极、明亮、感念的心态对待周遭,当这个力量足够强大,就可以完全不顾及普遍观念和什么理论,成为健康的自然人。


用脑,思考,会让你看到不喜欢的那个自己,你洞悉自身的缺点,知道压力何在,然后在自己的小宇宙中就能发动能量。

没人生来就是健全的,学习,不间断的学习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作者耗费近二十页完成这封信,谆谆万言,就是告诉我们创造力多么重要。

创造力的根源与尊重自己相关,不是天生的,或者不能只靠天生。

如果它能稍微触动你一点的话,证明你的“自我”仍然顽强地存活着。

而创造力这个话题由林奕华来写,是多么有说服力。他不正是靠这个生活的吗。

其实每个人都是应该以自我作为名片的,其他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最后,我们是否也该来一段协奏曲,在这个逐渐接近凌晨的时分,悄悄等候一个早晨轻轻来到。

鸟语,花香,这还是一个光明的世界。

祝君好~

评论

热度(23)

  1. 尘埃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2. 晓枫-小金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3. ZHUZHU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4. 伊诺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5. VOT.民田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
  6. sakulatamaduoduotal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