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夢遊島。腐敗開出生花。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陽明山。我在台灣的最初始回憶。朦朧與黑暗的盤山公路,仰德大道機車飛馳,星星點點的光,只能暗自感受司機的力道,轉彎與刹車的衝動。再後來,這是每次上山下山的必經道路,無論雨晴,晝午與深夜,路線顯然如一,情懷卻難以雷同。


爬山回來的老人會占滿下山的公交座位,從包里掏出水瓶、麵包以及藥油,到達文大站臺時候會湧上了下山玩樂的男男女女。年輕的姿態,沙丁魚般擁擠在車廂以內,作好最美的打扮,男生的臂膀環住女生的腰肢,空氣里浮游著濃烈的香水味道與曖昧的眼色。坐下的老人則開始熟睡,時不時咳嗽,皮膚之間的溝壑成就紋理奇幻的布匹,皮囊是一件穿松了的衣服,他們不塗抹香水,骨頭深處散髮的衰老氣味,恒久且深邃。


我一直覺得陽明山的公交是一個神奇的載體,讓這兩個群體矛盾又合理的搖擺下行,在一個狹隘的空間內發酵渲染,互不打擾的彼此穿行,事實上,司機成為了舵手,在停車啟動之間,開門關門之間,篤定地變換,不理會你的膚色年齡,只在意那一聲清脆的投幣聲。



评论

热度(2)

  1. ZHUZHU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