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夢遊島。倒數后請尖叫開跑。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10、9、8、。。4、3、2、1”倒數時我竟然走神。因為我一直在思考大家都如此歡呼雀躍的因由,不是說好的末日的嗎。所以大部份的人應該都在慶賀末日沒來的緣故吧。但這也會讓這星球上的少數族人失望,畢竟,某種程度上也剝奪了他們的希冀。誰說末日不能當做一個新年願望呢?我沒有思考更多,末日年做的第一件最熱血的事情,居然是不顧儀態地趕捷運吧。早已聽聞跨年夜的慘狀,水泄不通的路途,回不了陽明山的後果十分嚴重。101大樓的煙花還沒散去,我們尖叫地衝破人群,在大部份人都佇立未動地瞬間果斷賣開了腳步,想必誇張是可以被傳染,起跑的人開始增多,捷運門口的工作人員有點傻眼,明明大廳根本沒有人,空蕩蕩地捷運我們是第一批客人,“大家注意安全,不要跑”的語句一直在重複。我們忍住笑地不斷沖前,類似一種本能,既然末日沒能如約來到,那總得趕上末班地鐵吧。

 

          幾個小時之前,趁著天色未暗混入師大附中,神色慌張擔心被保全趕走,稀稀朗朗放學后的學生,空氣都彌漫青春的臆想。真老,想一想自己穿松了的皮囊。來到這裡的因由,也不過是爲了某五個中年人的熱血少年時。跳舞畫畫魔術還有什麽象棋研究,遍尋不擭的就是吉他社的秘密基地。打算放棄的時候發現了若干白襯衫的少年在樓梯間彈琴,後來才知曉實情,太多人的吉他社實在找不到容身之處,社員們只能遊擊聯繫。所以呢,其實最好的音樂也不過只需要一把吉他而已罷。不管你們是幸運還是執著,從默默地青春期到發紫的中年時,把喜歡的東西堅持到底,我來這裡,只是想尋找那個叫倔強的東西,讓自己有邁過末日的勇氣。

 

          在星巴克打轉,寫下長信寄給自己,收到的時候應該已經在海的另一邊。再看到豎行從右往左的字跡時忍不住翻來又覆去,企圖在那字裡行間再找回一絲一絲那個晚上已經模糊地畫面。永康街的大份挫冰,并不好吃的越南菜宵夜,看到時間步步緊致,隨人潮向101逼近。情侶挽著的雙臂,騎在父親肩上的小孩,都不敢眨動雙眼,害怕錯過那一霎那的煙花。而我的前方,都是這些那些,閃動喜悅的人頭影像。即便他們遮擋了101的大半腰身,不要緊吧,再迷人的建築物也不抵浮游的溫情。“等下,忘了買紅罐。”跑進全家抱走一罐可口可樂,水珠一直滴,喜慶又刺激的氣泡,乾杯吧,為了the second round。

 

         趕回陽明山的時候情人坡像在開小型慶祝趴,不知名樂隊在山坡大吼,看不清扭動腰肢的主唱臉孔,興奮感只來源於happy new year。重複到氾濫的詞組卻像迷藥把周遭圍住的人群激起一次又一次地喧叫。掛著小燈籠的熟食攤老闆生意其好,買香腸與燒烤的人排隊滿滿。我們拿著泛油的雞排在山邊坐下,未眠的台北城閃爍微光。顧不得詩情畫意,酒足飯飽才是幸福的具體內涵吧。

 

         已經是半年的額光景,瑣碎的細節,其實都沒有丟掉任何一刻時差,我腦海有牢,記憶永遠不容易逃脫。假如新年故事有續集,都會是上帝不滿意的肥皂劇,因為人類的劇情總是,要好好生活下去。


评论

热度(3)

  1. ZHUZHU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