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夢遊島。走到淡水海岸。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淡水。即便如何想躲開那老套古舊的題目,仍旧是,无论再怎么拼凑字句,都无法敵過那首歌的深情與酸楚。志明與春嬌,兩個最普羅大眾的名字,一直高企地佔有著知名度。還是因為,普世大眾的愛情因為他們的典故,變得感同身受。 


     第一次的到來,無非是朝聖那首歌里的字句。可惜我是如此不爭氣,坐在海岸邊吹風的瞬間,別上耳機在重複的“我跟你最好就到這”,觉得除了眼淚便難以匹配。而當然,激蕩的可能是心底的那句“我真的已經到這。”閩南腔的發音,曾經聽不懂的故事,K房里必點的曲目,而這一次,終於它跳出了旋律,成為腦海里的一小節著色的插曲。


     好到不行的天氣,忍不住將海水與天空融為一體。甲板濺起的水花,聽說,一定要吃魚丸。海岸線並不長,這邊廂熱鬧地等漁人碼頭開唱,而另一側,有個大叔放下了收音機,拋下了魚線,等待那一尾忘情的魚蝦上了當。通往真理大學的小山坡,又陡又長。紅毛城旁邊的磚牆,紅澄澄的殖民史,讓這個漁村碼頭披上西化的面紗。小白宮、牛津學堂、紅樓......光聽著這些詞組就讓人忍不住遐想,這裡的學子一定好修養, 紳士與淑女的故事,應該不比志明與春嬌差。


     我有一個秘密,等到它不是秘密的時候再告訴你。秘密,多麼曖昧的名詞。想說卻說不得的心焦,是快要融化卻還未入口的舒芙蕾。淡江中學的走廊里,女孩偷吻了誰,男孩的鋼琴又怎麼會不知道。天王什麽的名字越來越閃耀,台灣文藝小清新的電影卻也拍得很好,你一定知道我在講誰,這恐怕已經不是一個秘密。 


     不過,相比較舊書桌上的塗鴉,紅磚石上的海報,余暉下的棒球場卻讓人捨不得挪開步子。棒球這樣的活動,我們只從卡通片里的小子口中得知,暑期無人上課的下課鈴,我們在樹蔭底下,幻想投手的一記“好球”。


     第二次,不能再用行走二字。週末單車道上,到處都是健身的闔家歡。汗涔涔地一直前行,太陽的金光在八裡的海岸,嗨,這不是巴厘島,但景致也絕對不差。我停下車來,你們已經走遠,來不及按下那一格快門,眼睛被閃耀到無法睜開,第一件見證這樣的陽光,書本里寫著“金燦燦”的形容詞,我看到漁人的船在浮蕩,也就不執著這一張照片是否好看。我眼睛記住了,那撲面而來的光。


     淡水市集上都是遊人,排隊買來的長筒雪糕變得特別味美,吃完再偷偷抿嘴,好想再來一隻。或者,這樣的時光,好想再來一次。


     回程的時候天色昏暗,單車道黑茫茫,也有夜騎的人打著燈獨享另一種樂趣。最舒暢的,恐怕是攜帶著這一身疲憊與汗液上身,在熱炒店坐下,臺啤哎,真是玉液瓊漿。


    環島的單車店在八裡,等於我們的最後一站是在淡水。從萬華車站開騎,這最後一段路,經過白光下的球場,店鋪,隧道,最後還騎上海防堤,看波光粼粼,與燈影幢幢。天空突然飄起了雨,曠野有飛機起航,轟鳴掠過上方,我永遠都能記住這黑暗中的雙閃,宛如星際返航的隊長在思凡。


    還了車子,以一根酸梅冰棒作為終點。融化在肚子里的味道,和這些不留情面的時光,當然都無法返航。我跟你最好就到這,爲了永遠,我們告別。



评论

热度(1)

  1. ZHUZHU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