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ZHU

问水的台北

琢玉成琦:

   我是在台北大学交换期间与这本书邂逅的,因为每天要坐车往返于学校和宿舍之间,于是便在摇晃的校车上读完了这本柔情似水的书。窗外是台北变幻的风景和不断交错的光影,远处101大厦高高的以睡眼俯视。这时我便开启了手中的《水问》。

      《水问》——悄悄暗合了青春的心事,以及所有花之未开先落,情之未启先灭的秘密。

       流转的心事都被你抓住,青春的故事全部盛放。

   

问水的多半是痴人,那样的好问,尤其是在那样轻狂的年岁里面。《水问》散文集是以其中“水问”篇命名。全文是仿照屈原古体的《天问》写成,内容多是年少的不甘和痴念。如文中的“要问你:天空这么温柔的包容着大地,为何你不送走今日且待明日?大地这么宽厚的载育着万物,为何你不掏穴别居另成家室?人间婚姻的手续这么简单,为何你独独择水为你最后的归宿?”作者用含蓄凝练的文字串联成排山的问题步步紧逼,由不得你喘息,便被深深的水包围了。

     我想喜欢简贞的人大多也是痴人,痴迷于流淌的文字,痴迷于流转的心事,她让读者在文字间游走,寻觅她的芳踪,同时也抚摸自己的心事。仿佛每一桩深情都被她一语道破,仿佛年少的情愫都被她揭穿,历历在目。

     这样这样的抒写可以疗伤,读这样的文字可以敷伤。

     爱情是文学作品最大的主题,与文学相连的爱情又显的格外的动人与诱人,简贞并没有大量的铺陈爱情的热烈与柔媚,只是用张望的姿态告慰情事的变迁以及那逝去不回的青葱岁月。她似乎更想要探寻两性关系中细微的牵连与姻缘聚合的玄机,却无奈的身在其中难以摸清道明。

     全书起于《花语》,落于《化音》,花叶香草中满满的全是青春故事的起落和年华的开合。爱与被爱,遗失与寻找,挣扎与不甘。同时那也是生命的洗礼与蜕变,从“美丽的茧”中拔脱出来的重生。

     对文学和爱情的痴迷与寻找应该是《水问》一书想要道清的所在。也是整本书的中心内容。作者在青春岁月中一面自诩着才华,肆意骄纵,一面却又恐罹着脆弱和渺小,软弱不前。一面回首深情痴望,一面却又无奈与爱人飘散,江湖相忘。于是作者在序中写到“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为祭奠也为怀念。  

      书中的年岁是开始领悟纯真与美秒的,看到错肩而过的树影,便急急的想和每一位路旁的行道树交友,告诉它们自己的心事,交换树叶间沙沙的回应,那个年岁里,万物皆是有灵性的,是传递心绪的使者,是抒情达意的伙伴。于是作者眼中的那椰林慑人,那杜鹃也霸道,那含羞草,天堂鸟,百千层,相思树,面包树,木棉花个个迷离动人。

     书中的年岁也是轻狂的,闻一朵花香便以为得了整个世界,看一片叶便以为寻得了深秋的踪迹,观一幅画便以为拥抱了卢浮宫,以为繁盛的青春气焰便足以质疑文学理论的枯燥。

    书中的年岁也是最谦卑最敏感的,那种面对美丽的顶礼膜拜,谦卑渺小的姿态,仿佛要将自己融化在整个自然的澄澈之中。小白蟹,小红虫的琐碎生活,每一点一滴都能写成动人的句章。每一线情丝延伸出来的生活细节,密密的斜织的笔触仿佛要把往日时光再次抒写呈现。

    书中的年岁同时也是最孤单最富足的,与花叶交换心事,不足为外人道的柔情心意和小秘密,用交错的大树根系来句读的文章。春夏的流转,落成青春里最寂寂的感伤。行路的人都散了,再相遇的要加倍珍藏的热望。

    《水问》是用最平淡的生活注脚,用最热烈言语押韵,用最琐碎的情丝铺陈,用最丰富的景致譬喻。

     问水的那段时光是要被高歌吟唱的。

     作者就像是一棵在水中行走的树。

     走的满身带水,灵动飘逸却又步步不易。

     简贞在散文中对文字是极为“刻薄”的,那种精雕细刻的程度已经到了“字字珠玑”的地步,计较到骨髓里面成了一种习惯。简贞所特有的情感表达的习惯。

     她仿佛侍弄一株盆景,一副茶艺,一张国画,要耐心的描摹与刻画,然而也并非全然是刻意雕琢,那文辞中的典雅,落脚时的流光铺叙成最不甘的生命姿态,语不惊人死不休。

“是不是柳烟太浓密,你寻不着春日的门扉?是不是栏杆太纵横,你潜不出涕泣的沼泽?是不是湖中无堤无桥,你泅不到芳香的草岸?”

 然而那样的好问,谁给谁解答呢?

     她像是要问清一切因缘的起承,像是要探明一切离散的转合。

     善男信女都是痴人,怎能解开一个谜团,怎能绕开一团乱麻。试不出的密码,读不懂的心码。

     问了天地,问沧海,一次次的问,一次次的未得回音,却还是不断的痴心相问。夸父的追日,精卫的填海,一“痴”由得,一字成茧。那么往事种种是该放还是该牵。

     在《水问》中试探一次心灵的远航,在《水问》中共享一次情事的变迁,在《水问》中索要一份青春的回眸。

     水问,问前世,问今生,问缘起缘灭,问苍天,问不知名的行路远方,问征途异乡何时归乡,我问,问问不到的瞬息莫测,唯有指一线白浪,问问问。

     水问,问天,问地,问聚散离合,问江海,问渺渺孤舟飘向何处,问淡淡晨雾融化何方,我问,问问不到的未知变化,唯有捧一方清水,问问问。

 

 

评论

热度(1)

  1. ZHUZHU琢玉成琦 转载了此文字